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地方網群: 德令哈 | 格爾木 | 烏蘭 | 都蘭 | 天峻 | 冷湖 | 大柴旦 | 茫崖
在瀚海戈壁書寫青春——記感動中國人物秦文貴
來源: 柴達木日報
作者: 馬蘭花
發布時間: 2019-10-31 09:01:00
編輯: 沈高潔

  海西新聞網訊(柴達木日報記者 馬蘭花)“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風吹石頭跑,氧氣吃不飽。”這是人們對柴達木盆地生存環境的形象概括。

  然而,正是在這片盆地內,卻蘊藏著豐富的礦產資源,也被人們稱為“聚寶盆”,柴達木盆地石油、天然氣儲量十分豐富,早在上世紀60年代初,青海油田就成為我國當時繼玉門、四川、克拉瑪依之后的又一個石油基地。

  多年來,在柴達木嚴酷的自然環境中,涌現出一批批石油人,秦文貴便是其中之一。秦文貴以頑強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難,扎根油田,拼搏奉獻,一步一個腳印,由一名大學生成長為油田的科技骨干,為油田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懷揣豪情走向瀚海戈壁

  1982年,華東石油學院畢業的秦文貴懷著憧憬來到了青海油田。當時,他也猶豫過,因為那里是石油行業人人皆知的全國海拔最高、生活最苦的油田。但他也深知,那里地域遼闊,油氣發展潛力大,年輕人到那里一定會有所作為。于是,他懷著“頭戴鋁盔走天涯,昆侖山下送晚霞”的豪情走向了瀚海戈壁。

  秦文貴家在河北省平山縣的一個小山村。臨行前,年近80歲的老父親特地去買了本地圖,可查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兒子所說的原油生產基地花土溝。老父親有7個孩子,秦文貴是最小也是唯一走出大山的孩子,卻去了一個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地方。

  雖然有些不舍,但曾當過游擊隊小隊長的老父親懂得小家與大家誰輕誰重的道理。他叮囑兒子:“孩子,你記住,不管走到哪里,不管那地方有多苦,你都要對得起國家!”

  至今,秦文貴都記得剛到井隊時的情景:先是坐了3天火車,又坐了兩天汽車,當懵懵懂懂的他下車時,迎接他的是一陣打得臉頰生疼的黃沙。當時的花土溝只有幾間低矮破舊的泥坯房,職工都住帳篷。有些人干脆在荒灘上斜著挖一個坑,支上廢鉆桿,鋪上油毛氈,再蓋上沙子,就是個家了,外面看起來與荒漠無異,俗稱“地窩子”。剛來時,秦文貴常被從“地窩子”鉆出來的人訓斥和埋怨,因為他踩到了人家的“房頂”上。

  人生的第一次跨越

  初到井隊,隊長讓他從最細小的事情做起———掃鉆臺、擦機器、收工具、打吊鉗……

  兩個月后的一天深夜,大地被驚醒。井噴了!不一會兒,井口壓力已上升到了200多個大氣壓,而放噴管線又被結晶鹽堵死,若不立即處理,將會抬翻井口,造成井毀人亡的嚴重后果。

  秦文貴看到睡夢中驚醒的鉆工們連安全帽都沒來得及戴,甚至光著膀子就跳進齊腰深的泥漿中。在巨大的地層壓力作用下,數千米深的鹽水泥漿狂龍般噴涌而出,暴虐地撲向靠近它的每一個人。但是,沒有一個人退縮。

  秦文貴感到血在往上涌。愣怔片刻,他把外衣一脫,跳進泥漿,加入到搶修管線的人群中。

  黎明時分,井噴終于被制服了。為了洗掉身上的泥漿和油污,秦文貴學著師傅們的樣子,先用汽油一遍又一遍地擦,再用肥皂一次又一次地搓,渾身蜇得火辣辣地疼,不久身上開始脫皮。

  經受了鹽水泥漿的“洗禮”,秦文貴意識到,來柴達木需要勇氣,而為柴達木獻身更需要一種崇高的精神。在身邊鉆工們的身上,秦文貴看到了那些柴達木英烈們的影子——那位為了尋找失蹤的駱駝而倒在柴達木的年僅18歲的范建民;那位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寧舍生命不舍油井的肖纏岐……從鉆工們身上,秦文貴感受到了柴達木人顧全大局、艱苦奮斗、為油而戰的可貴精神。

  漸漸地,大漠的風沙吹粗了他的皮膚,高原強烈的紫外線曬黑了他的面龐。在全隊掰腕子比賽中,秦文貴已經能排第二了。打鉗子、甩鉆桿、扶剎把、下套管……鉆井的每一道工序,他都了如指掌。

  闖過了生存關的秦文貴,實現了人生的第一次跨越。在高高挺立的鉆塔上,他建立了自己的人生坐標。那就是,只有為社會創造價值的人,他的人生才有價值。

  自主創新干出精彩

  秦文貴在最艱苦的井隊一干就是5年。5年中,他從不擺大學生的架子,和工人們一起摸爬滾打。

  硫酸鋇重晶石粉能增加井壓,但是要靠肩膀扛到井上。油田高價雇來的民工剛扛了兩袋石粉,就不干了,卷起鋪蓋往戈壁里跑。鉆工們追上去,這些甘肅山丹來的民工說:“我們那兒驢子也不干這活兒。”

  秦文貴就和師傅們一起扛。6袋重晶石粉壓在他的身上,鼻血浸透了胸前的工服,但他仍一步一步向井架挪去。3個月下來,他們硬是扛了1萬多噸的重晶石粉,相當于2000輛解放卡車的運量。

  漸漸地秦文貴發現,柴達木盆地惡劣的自然條件和油田相對落后的技術裝備嚴重阻礙了青海油田的進一步發展。要改變現狀,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實干。他深知,在艱苦地方苦熬不算真本事,只有自強創業,干出一番事業才有真正的價值。一種強烈的責任心、緊迫感促使他努力學習、刻苦鉆研。

  為學好英語,秦文貴自費訂閱了英文《中國日報》《北京周報》等報刊,常年堅持用英語記工作日記。勞累了一天后,別人已酣然入睡,他還就著昏暗的燈光學習。秦文貴坦言,扎實的英語底子,為他日后查資料、搞科研創造了便利條件。

  在鉆井隊,他還不斷琢磨研究各種設備,練就了一套千里眼、順風耳的本領:看板房的燈光明暗,就知道井上啟動了什么電機設備;聽鉆機的異常聲音,就可判斷出井上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在油沙山一口井的施工中,為了防止把井打斜,他根據自己所掌握的專業知識,提出采用剛性滿眼鉆井技術和鐘擺鉆井組合工藝。他的建議被采納了。實踐證明,不僅井身質量合格,而且鉆井速度提高了20%,節約成本20多萬元。這一成功,使秦文貴進一步認識到,油田的開發需要艱苦創業、吃苦耐勞的精神,更需要科學技術。作為一名年輕的科技人員,他應該在這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1995年,秦文貴在處理一口井的技術套管事故時,閃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能不能簡化套管程序呢?這一技術一旦成功,將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他放棄冬休,送走妻子和孩子,一頭扎進研究中,查閱資料,設計方案,用去的草稿紙摞起來有1米多高。睡眠被壓到了三四個小時,方便面成了他的一日三餐。兩個月后,可行性報告通過了,秦文貴被任命為實驗小組組長。當年2月17日,實驗井正式開鉆。從那天起,秦文貴就沒日沒夜地守在井旁。

  初春的柴達木仍是寒風凜凜,秦文貴卻虛汗淋淋。沾滿油泥的雙手凍裂了,結成血痂的雙唇又冒出殷殷鮮血。實驗終于成功,整個井場歡騰了。此時,秦文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唯有熱淚潸然而下。此項技術在類似地質條件油井的不斷推廣,給油田創造出更大的經濟效益。

  真情融入戈壁荒漠

  疲憊不堪的秦文貴回家了。孩子盯著眼前這位形銷骨立、滿頭花發的“陌生人”,驚恐地躲在了媽媽的身后。妻子也驚訝得瞪大了雙眼———這個又黑又瘦的人真是自己的丈夫嗎?他那一頭烏黑的頭發去哪里了?過了好半天,妻子才反應過來,一把摟住他的脖子放聲大哭:“文貴,你的頭發怎么都白了,你才34歲呀!”就是從那時起,年輕的秦文貴就開始染發了。

  在為企業、為社會創造價值的同時,秦文貴也實現著自身的價值,畢業10年,組織上派秦文貴到國外學習。臨行前,他來到冷湖烈士公墓,那里安葬著他敬重的師傅。為了祖國的石油事業,許多人把寶貴的生命永遠地留在了那里。他在他們的墓碑前默默地站了許久,最后抓了把沙土用一帕白方巾裹好,深深地鞠了三個躬。

  在海外,他如饑似渴地學習石油工業的先進技術。在學習將要結束時,一個選擇擺在了他面前。一家國外石油公司,以高出他在國內10倍的薪水,請他去工作,并承諾辦理愛人和孩子定居海外的手續。面對這個機會,秦文貴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回國。烈士墓前帶來的那一把沙土,時刻提醒他,柴達木需要新一代奮斗者,去完成他們未竟的事業。

  2000年,秦文貴再次出國,攻讀MBA。學成后,他依然回國。后來,秦文貴先后在中國石油集團總部機關、渤海鉆探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但他的思緒常回青海,回到柴達木。

  秦文貴把自己融入戈壁荒漠,把對事業的追求化作實實在在的行動,走出了一條當代青年知識分子在苦干、實干中成長、成才的道路。他曾榮獲全國勞動模范、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團公司特等勞動模范、學科帶頭人、石油青年的楷模。2009年9月,當選“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進入青新論壇 ] [ 關閉窗口 ]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青海新聞網
海西州政務網
柴達木文學藝術網
柴達木攝影網
西寧網
玉樹新聞網
海東新聞網
海北新聞網
果洛新聞網
 
中共海西州委宣傳部版權所有 青海新聞網技術支持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977-8330082
 
 
篮球比分